中信万通股票软件下载|世华股票软件
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首頁 >> 國際結算 >> 實務 >> 列表

條分縷析:中國國際收支的誤差與遺漏

時間: 2019-12-02 15:29:16 來源:   網友評論 0
  • 代客跨境收付款數據,是解釋誤差與遺漏的重要指標。

來源:法國巴黎銀行(ID:BNPPARIBAS_OFFICIAL)


代客跨境收付款數據,是解釋誤差與遺漏的重要指標。


圖一:中國的誤差與遺漏


中國國際收支平衡表的誤差與遺漏最近有所擴大。事實上,誤差與遺漏一直都是市場討論的熱點,在十多年年前經常項目和資本項目雙順差的時代,就已經引發了市場關注。外匯局對此一直有所關注,給出的解釋是一些統計口徑方面的不完美。更多細節,可以參考國際收支司出版的《國際收支統計》和《詮釋國際收支統計新標準》等出版物。


理論上,國際收支平衡表是一個現金流表。現金流表的特點在于用期初期末的現金存量變化,去比對這段時期當中所有現金的凈流動余額。在簡單的情況下,如果所有經濟活動都和現金流匹配,那么經濟活動的結果就是現金流的凈流動,也就是現金存量的余額。但事實上,經濟活動和現金流是不匹配的,因此在財務會計中存在如何把收入表和資產負債表轉化為現金流表的過程。這方面的更多細節,可以參考作者在2015年發表的《跨境流動的“資金”到底是什么》一文。


具體而言,由于國際收支平衡表的統計口徑來自不同部門的報送(見《國際收支統計》一書的附表),因此事實上國際收支平衡表是一個混合的統計結果,一部分是依靠通過經濟活動的統計來假定現金流的統計,另一部分是現金流的統計本身,包括流量和存量。于是,誤差和遺漏其實就是經濟活動和現金流的差異。外匯局經常討論的出口收匯率、收匯結匯率等數據,本身都承認了經濟活動和現金流是背離的。比如出口商出口貨物,貨值1億美元,反映在收支表上是1億美元的出口,但這并不意味著實際收到了1億美元,因此銀行手里也不會多出來1億美元計入其他投資(境外存款),從而產生了1億美元的誤差和遺漏。


這里我們也看到,前述“混合統計”的等價表述,就是沒有按照復式記賬法記賬,而是按照單式記賬法記賬,因此最后很容易出現對不上的情況。或者說,如果能按照復式記賬法來操作,那么誤差和遺漏一定會消失。比如,很多業務是按照現金流統計的,比如旅游支出,游客出國支出1萬美元,就計入1萬美元的服務進口,同時銀行帳上也會減少1萬美元的其他投資(境外存款)。這種按照現金流統計經濟活動的做法,從一開始就消除了會計上不匹配的可能性。又比如前面出口商的例子里面,如果沒有收到1億美元,那么理論上就應該是形成了1億美元的應收賬款,應該計入其他投資(對外貸款或者貿易信貸)當中,這樣就實現了經濟活動和經濟活動的匹配,誤差和遺漏也就消失了。


因此理論上,對待誤差與遺漏,可以有幾個思路,一個是把它還原到資本項目里面,現在外匯局在統計發布的時候就是這樣做的,相當于認定經常項目的那些數據都是真實的經濟活動,最終現金流應該匹配這些經濟活動,只是暫時形成了各種應收應付款(屬于資本項目),所以導致資本項目最后沒有和經常項目對應上,于是誤差與遺漏就應該放在資本項目里面。而另一個思路,則是把它還原到經常項目里面,也就是認為資本項目的數據是準確的,而經常項目的經濟活動有問題,因此誤差與遺漏應該放在經常項目里面,這也是本文標題所指的“新思路”,但其實還是沿著外匯局原有的觀點,只不過投射的項目不同。現實當中,顯然是各個項目都會有一些問題,因此誤差與遺漏應該投射到所有的國際收支項目上面去。


幸運的是,目前外匯局的代客跨境收付款,能夠幫助我們搞清一些現金流方面的問題。按照已知的外匯局的口徑,代客跨境收付款應該是同時對應了境內銀行境外存款或者境外銀行境內存款的變化,只不過代客收付款不包括銀行和央行的操作。這意味著,對于銀行和央行影響較大的項目,比如資本項目而言,代客跨境收付款描述的只是整個當中的一小部分。但是對于經常項目而言,代客跨境收付款應該是描述了經常項目當中比較大的部分。下面我們來看看各個項目方面的情況。


圖二:貨物出口的國際收支數據與收付款數據

圖三:貨物進口的國際收支數據與收付款數據

圖四:服務出口(資金流入)的國際收支數據與收付款數據

圖五:服務進口(資金流出)的國際收支數據與收付款數據

首先,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都有國際收支和跨境收付款的月度數據,其中這里的月度國際收支數據和季度國際收支數據是一致的。上面四張圖體現了上述月度數據的情況。其次,如果去看季度數據,也可以看到經常項目里面,國際收支和收付款的差異,有些有季節性,有些有趨勢性,有些有結構性。其中,結構性主要是指收入和轉移支付方面,收付款無論是收入還是支出都比國際收支口徑要小。我懷疑收入方面的差異是因為央行的投資收益算國際收支的收入,但是不算收付款的收入,而支出方面的差異是因為外商投資企業的利潤沒有匯出而變成了直接投資的追加。


圖六:貨物貿易的季度國際收支數據與收付款數據

圖七:服務貿易的季度國際收支數據與收付款數據

圖八:收入與轉移支付的季度國際收支數據與收付款數據

最后,如果把經常項目國際收支口徑與收付款口徑比較,得到下圖中Transfer-BOP的黃線,我們會發現其實誤差與遺漏的規模其實也不算特別夸張,或者說誤差與遺漏的很多內容其實能被經常項目里面收付款和國際收支口徑的差額來解釋。如果把收入項目當中流入的部分排除,保留對外付款的部分,得到橙色的線,那么走勢和誤差與遺漏就更為一致,特別是在2016年以前。這可能和2016年之后,中國的ODI規模很大,給收入項目中的流入項帶來新變化有關,也就是我們不能像2015年之前那樣認為主要是央行收入。


這樣操作之后,我們就可以看看在經常項目當中,如果不考慮收入項目的流入方向,哪些帶來了國際收支與收付款的差,從而導致了誤差和遺漏。我們看到,進口企業的國際收支/收付款錯配在2019年沒有2014-2015年那么嚴重了,但出口企業的錯配反轉了。不過這有可能只是一個操作方式的變化,也就是某些操作從透過進口操作方便變成了透過出口操作方便,但其實總體上和此前沒有很大差異。還有很關鍵的一點是,服務項目的流出錯配體現出越來越大的正值,這和2018-2019年服務項目逆差歷史性地停止增長甚至縮小可能有關。可以看出,人民幣貶值首先作用的不是貨物,而是服務。


圖九:國際收支的誤差與遺漏,對比經常項目的國際收支/收付款的差額

圖十:國際收支的誤差與遺漏,對比經常項目的國際收支/收付款的差額(不算收入項中流入方向的差額)

圖十一:經常項目中分項的國際收支/收付款差額分布和走勢

從上面的圖表當中我們可以有幾個初步的想法。首先,貿易領域相關摩擦和人民幣貶值帶來的更大經常順差,并不會自動意味著現金流的更大順差,而可能伴隨著現金流和經濟活動的更大錯配。其次,如果把誤差和遺漏以及經常項目方面的國際收支/收付款錯配統籌起來看,就會意識到誤差和遺漏沒有數字體現的那么可怕,而經常項目的順差擴大也沒有什么值得樂觀的,總體上還是要以平常心來看待全盤的國際收支情況。第三,跨境收付款數據的價值很高,特別是外匯局表示代客結售匯數據不包括離岸人民幣交易之后,跨境收付款的完整性就顯得更高一些。


所以這就帶來了另外一個問題。通過使用跨境收付款數據以及其他央行數據,我一直有一個外匯占款模擬指標,來觀察央行外匯占款的變動。但最近出現了一個新的問題,就是兩者之間出現了波動方面的背離,也就是模擬指標的波動很大,但是央行外匯占款卻一直非常平穩。這方面的背離,到底意味著什么,需要進一步的思考。


圖十二:央行外匯占款與模擬指標最近有了新的背離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中信万通股票软件下载 江西快三 曰本一本道 日本av女优快播中文字幕 幸运飞艇实力群 模拟炒股心得 棒球比分直播捷报网 最新足球比分直播 龙江微乐 快乐飞艇 手机麻将代理哪个平台好 河北排列期开奖结果今天 澳洲幸运10 一本道超级名模第84 10分彩网 福彩3d 日韩a片人兽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