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万通股票软件下载|世华股票软件
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從蕪湖是否海港看信用證審單標準

時間: 2019-12-02 14:58:19 來源:   網友評論 0
  • 作者 | 李永宏 中國民生銀行交易銀行部單證專家

作者 | 李永宏 中國民生銀行交易銀行部單證專家

來源 |《中國外匯》2019年第22期


要點


銀行無須通過額外渠道考查單據記載要素內容的真實性,任何通過“調查研究”得來的UCP600之外的證據,都不能構成信用證項下的拒付理由。

 

蕪湖是海港嗎?這個問題對略知中國地理的人來說太簡單了:蕪湖位于安徽省,是長江中下游的口岸城市,整個安徽都不臨海,蕪湖怎么可能是海港呢?但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對銀行信用證審單人員來說就并非那么簡單了。它關系到開證行是否可以拒付,關系到出口商能否安全收回貨款,關系到信用證項下各關系方的利益,甚至關系到信用證的審單標準。這就使一個本不該具有爭議的小問題成了信用證單證審查中頗具爭議的大問題,國際商會為此還專門出具了編號為TA894的官方意見草案。下面就先了解一下相關案例的具體情況和事情的來龍去脈,看看國際商會對此持怎樣的觀點。


1、案例經過


編號為TA894的案例咨詢是捷克國際商會2019年5月份提出的,基本情況如下:


信用證要求海運提單(ocean bill of lading),運輸路線為“從中國任何海港至漢堡港”(from any seaport in China to Hamburg seaport)。開證行收到的提單顯示裝貨港為“中國蕪湖港”(WUHU,CHINA), 船名及航次編號為DE-JIN 8-19008。


開證行的審單人員發現蕪湖位于長江沿線,離海岸還有相當遠的距離。但由于對中國的港口分類并無十足把握,開證行征求申請人意見后,同意接受單據,沒有提任何不符點。


但開證行并不放心,隨后進一步調查了運輸的具體情況。通過登錄承運人網站對提單和集裝箱進行調查,開證行發現網站上顯示的該筆貨物運輸的實際裝貨港是上海港并非蕪湖港,船名是MSC RIFAYA 而非DE JIN 8;通過集裝箱號碼查詢還發現,貨物在蕪湖裝上駁船(BARGE), 然后在上海卸載后重新裝上遠洋船(船名DE JIN 8)。開證行就此提出以下問題:


(1)蕪湖港是否可以認為是信用證要求的“海港”(seaport)?


(2)根據UCP600審單標準,開證行有權研究單據之外的信息以確定提單上的船只是海洋船還是河運駁船嗎?


(3)如果通過研究發現貨物裝上的不是海洋船而是河運駁船,這與信用證和UCP600第20條的要求不符,開證行能夠拒付嗎?


以下是國際商會在官方意見草案中的分析和結論。


國際商會認為:使用駁船是海洋運輸經常采用的方式,根據UCP600 第20條(C)(II)的規定,即使信用證禁止轉運,使用駁船運輸并表明轉運將要或可能發生的提單也是可以接受的。


UCP600第20條也沒有對“海港”(seaports)或“港口”(ports)做出定義。UCP600 20(a)(ii)僅要求提單必須“顯示貨物已經在信用證規定的裝貨港裝上具名船只(a named vessel)”即可。


根據UCP600 14(a)的規定,被指定銀行、保兌行、開證行必須僅根據單據本身審單,以確定單據表面是否相符,因而就本案例而言,開證行沒必要調查提單細節內容的真實性。如果銀行選擇通過單據表面以外的信息渠道來審查單據,那么這種“調查”的任何發現都不能作為UCP600項下拒付單據的基礎。即使銀行懷疑單據記載內容有問題,并通過各種渠道對單據的某些要素進行獨立審查,但也不能違背基本的審單原理,即對單據只能進行表面審核(documents are to be examined on their face)。除非存在欺詐或制裁等法律上的因素,否則提不符點拒付只能依據單據表面審查得出的結果。


根據UCP600第34條,銀行對單據表面所載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任何責任,所以銀行沒有責任去確認或者調查單據內容是否構成對事實的真實表述。


綜上,國際商會對以上三個問題做出的結論是:


(1)YES. 蕪湖港可以認為是海港,信用證和UCP600第20條都沒有對“海港”或“港口”做出定義。


(2)NO. 根據UCP600第14(a)條,銀行只應審核單據表面,審單僅基于單據本身。


(3)NO. 信用證下的任何拒付必須以信用證條款和UCP600為依據,對單據背后基礎事實的調查不能構成拒付理由。 


2、筆者的思考


國際商會的官方意見說明了什么


國際商會為什么會做出上述分析和結論?基于什么考慮?筆者認為可能包含以下幾點因素:


一是維護信用證的獨立性。信用證作為一種貿易結算工具,獨立性是其理論基石。UCP600有多條提到信用證的獨立性問題,包括:信用證與合同相互獨立,銀行不受合同約束;受益人不得利用銀行之間或申請人與開證行之間的合同關系;銀行處理的是單據而非貨物;銀行獨立審單,獨立確定交單是否相符,獨立決定付款或者拒付,等等。確立信用證的獨立性,其宗旨就是要確立信用證項下開證行的獨立付款責任,避免信用證業務卷入基礎交易糾紛之中。


二是維護UCP600的權威性。國際商會曾多次強調,銀行審單的依據僅限于UCP(《跟單信用證統一慣例》)和用來解釋UCP的ISBP(《國際標準銀行審單實務》),無須也不應運用任何外部其他渠道或信息來決定單據是否相符。本案例中,國際商會再次重申了這一觀點,明確表示,銀行通過外部調查得出的任何結論都不能構成拒付的理由。本案例中,除非開證行或開證申請人以提單表面所載內容虛假涉嫌欺詐而成功申請到法院簽發的止付令,否則開證行的付款責任不能排除。UCP600的權威不容動搖,國際商會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十分堅定。


三是維護銀行的利益。國際商會之所以一貫堅持“表面審單”、“不得借助外力”,其根本原因也是為了保護銀行的利益,減輕銀行人員的負擔和責任,避免銀行卷入不必要的商業糾紛。如果要求借助外部資源渠道審單,窮究單據所載內容的真實性,一方面將大幅增加審單人員的工作負擔;另一方面因信息來源渠道的不同,還可能導致同一問題出現不同的調查結果,從而使銀行卷入商務糾紛。這顯然不利于信用證業務的發展,也是國際商會所不愿意看到的。


咨詢的措辭和商會的意見有沒有問題


一是蕪湖港是否海港的問題。從地理角度看,蕪湖不是海港,這應該沒有爭議。但信用證要求海港,如果承認蕪湖不是海港,那么開證行便可以拒付了。國際商會認為UCP600對何為海港沒有做出準確定義,故認為蕪湖可算海港,這個觀點筆者不敢茍同。UCP600不可能也沒有必要對“SEAPORT”做出定義,SEAPORT作為海港應該是常識,不需要UCP來定義。而蕪湖是河港不是海港,這是一個客觀事實,國際商會不應因認定開證行拒付不合理而改變蕪湖不是海港的基本事實。這個問題如果按以下方式回答也許更妥當:提單顯示裝貨港為中國蕪湖,表面符合信用證要求,至于蕪湖是否為海港則是UCP之外的事情,銀行沒有責任和義務去調查、論證。


二是開證行是否有權調查研究單據要素真實性的問題。咨詢方提出,根據UCP600的審單標準,開證行有權研究單據之外的信息以確定提單上的船只是海洋船還是河運駁船嗎?國際商會給出的結論是“NO”,剝奪了開證行調查研究的權利。這顯然是不合適的。但國際商會就此所做的分析倒是很恰當:開證行沒必要調查提單細節內容的真實性;如果銀行選擇通過單據表面以外的信息渠道來審查單據,那么這種“調查”的任何發現都不能作為UCP600項下拒付單據的基礎。筆者認為,對這個問題正確的處理方式是不做正面表態,將分析部分的正確表述作為結論就可以了。


如何正確理解審單標準


關于信用證項下銀行審單標準,UCP600有專門表述。UCP600第十四條a款規定,開證行僅基于單據本身確定其是否在表面上構成相符交單。國際商會在上述案例的分析和結論中也反復強調了這一基本原則。這句話看似簡單,實際并不簡單,而且頗具爭議,主要涉及以下三個問題:


一是應如何理解“表面審核”。表面審核,字面理解就是審核單據表面記載的內容( on their face)。那么單據背面內容需要審核嗎?單據正面預先印就的小字需要審核嗎?


筆者認為:“表面審核”表示僅需審核單據的正面,單據背面除背書(如有)外,其他內容無需審核;而單據正面預先印就的小字必須審核,并可以作為拒付的理由,例如,提單表面預先印就的小字可能關系到提單應該如何做裝船批注,保單表面印就的小字可能關系到保單是否生效等等;銀行審單基于單據表面判斷是否相符即可,無需借助其他渠道調查單據內容本身的真實性。


二是何為常識和邏輯。單據的內容必須符合常識和邏輯,銀行對違反常識和邏輯的單據可以拒付。那么何為常識?常識就是常人皆知的事情。例如:1+1=2是常識;蕪湖不是海港對安徽人來說是常識,對外國人來說就不一定是常識。信用證審單不僅要遵循UCP,也要遵循常識,不合常識的單據即使符合UCP或ISBP的規定,也是不可接受的。


舉個例子,發票顯示貨物20噸,每噸3000美元,但發票金額打成了80000美元,即使沒有超過信用證金額,這樣的發票可以接受嗎?按照常識顯然不可接受,但按照ISBP則是可以接受的。ISBP745的A22段規定:如提交的單據顯示數字計算,銀行僅確定所顯示有關標準方面的總量即可。也就是說,銀行無需審核數字計算是否正確,只需看單據表面顯示的計算結果就可以了。很顯然,A22的規定在這里并不適用,因為它違背了常識。


另外,單據的內容必須符合邏輯,這一點也很重要,但卻很容易被人忽視。例如,信用證要求受益人提交一份證明,確認已向開證申請人郵寄一份副本提單。如果提單的簽發日期是10月10日,而受益人證明的日期為10月9日,這就不符合邏輯了。這種情況下,開證行可以拒付。


三是關于單據的功能。單據必須顯示其功能,否則不能發揮其作用,銀行可以拒付。例如,發票必須顯示發貨的具體情況,所以對貨描的要求非常嚴格;裝箱單必須顯示貨物包裝的情況;產地證必須注明貨物原產地;檢驗證書必須證明貨物已經被檢驗并注明檢驗結果,等等。在TA864案例中,澳大利亞官方在中澳自貿協定項下出具的產地證因沒有標明貨物原產地被銀行拒付,國際商會認為拒付成立。值得注意的是,ISBP745雖然規定檢驗證必須顯示檢驗結果,但對于該結果并無具體要求。也就是說,如果信用證沒有特別要求,無論檢驗結果如何,似乎銀行都不能拒付。這看起來不太合理。但既然規定如此,買方在申請開證時就應特別注意。 


3、案例啟示


第一,從進口方角度,開證時應做到審慎嚴密。開立信用證是一件十分嚴肅的事,關系到貨物質量、資金安全和客戶的切身利益。信用證一旦開立,不得隨意修改,這更要求對開證條款的擬定要慎之又慎,確保準確無誤地表達買賣雙方的意圖,避免引起爭議。例如,上述案例中信用證要求的裝貨港如果能改成ANY PORT IN CHINA,那么裝貨港為蕪湖就不會引起爭議了。


第二,從出口方角度,收到信用證要及時仔細審核,發現問題應立即聯系開證申請人修改信用證。審核信用證的工作要做在前面,而不是等到發貨交單的時候才發現信用證條款有問題,這時再聯系外方修改信用證往往來不及。賣方如果照常發貨交單,則很可能導致單據不符被開證行拒付。國際商會曾公布過這樣一個案例:信用證條款顯示開證行只有在收到申請人款項后才可付款,受益人忽略了這一條,正常發貨交單,開證行最終沒有付款。受益人承受了巨大損失,但申訴無效:按照國際商會的觀點,既然受益人接受了這樣的信用證,那么它就要承擔相應的后果。


第三,UCP確實到了應該修訂的時候了。UCP600已經使用了12年一直沒有修訂,這顯然不合時宜。相比十幾年前,電子商務、通訊技術突飛猛進,全球貿易實務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這就要求規則的制定要與時俱進,隨實務的變化而變化,而不能固步自封、墨守成規。“蕪湖是海港嗎”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在信用證領域居然能夠引起巨大爭議,國際商會也許應該從UCP規則本身去找找原因吧。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中信万通股票软件下载 女孩与枪 天津休彩十一选五开 决定股票涨跌的因素 呼和浩特按摩足疗 丘咲爱米莉番号 星悦江西麻将 跨专业考工商管理硕士 日本av女优做爱图 下载微乐龙江棋盘 管理系大学排名 最全AV无码番号网 兰州小姐哪里找 快乐赛车是哪个国家 股票涨跌的原因 福州站街女多少钱 新西兰45秒彩app